当前位置 油田故事

井场的“三明治大餐”

作者:孙美多   时间:2019-04-10   来源:新疆石油报

“这H53036井可真难‘伺候’啊!一看到它跑油,我头都大了!”3月15日,采油一厂第一采油作业区采油五班员工托亚·乔吉刚巡井回来,一回头看见正在工具房准备工具的班长杨建泉,就松了一口气。

调偏心

“我知道这口井因为偏心,盘根特别不好换,确实让你操了不少心啊……”杨建泉拍拍托亚·乔吉的肩膀,安慰他,“没事,这口井交给我们好了!今天我们一定会把它这个偏心的毛病给正过来。”

“怎么?你们这是打算去调偏心了么?这可真是太好啦!”托亚·乔吉高兴得双眼放光。

见状,杨建泉笑了,说:“这次我们不但要把偏心调正,而且还要把里面的石墨盘根换成那种软的普通盘根,一旦出现问题也好更换。”

“那我也跟着你们一起去吧,也能给你们打个下手……”托亚·乔吉听到班长的许诺,激动得主动请缨。

“没关系,你不用去。你才刚巡井回来也挺累的。放心好了,不管你在不在现场,我们一定都会把这口井问题彻底处理好。”杨建泉一边往外走,一边说。

听了班长这番话,托亚·乔吉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然而“知易行难”这四个字,却成了此次调偏心操作最好的诠释。

初战捷

卸负荷、坐泵、停机、刹车、断电……这边,杨建泉与班组员工瓦衣提·阿不都热衣木关好胶皮闸门,将法兰片螺丝卸松,那边,站在保温箱上的陆克明,则小心翼翼地将盘根盒整个提出……

虽然是三人共同操作,然而因为业务熟练、配合默契,他们所有操作几乎都是一气呵成。

“也没想象中这么麻烦嘛!”一切顺利,瓦衣提·阿不都热衣木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

“瓦衣提,这只是一半的工作量,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杨建泉笑着提醒他。

其实,操作进行到这里,最惊险的“提盘根盒”环节也已顺利完成,杨建泉自己也将心放下了一半。

虽然已是早春时节,然而戈壁滩上依旧冷风凛冽,待得久了,便有了彻骨的寒意。早点完工回去,喝杯热茶,这是所有人此时最大的心愿。

再战难

“是全放那种聚乙烯盘根还是放‘三明治’盘根啊?”陆克明问杨建泉。

所谓“三明治盘根”,是采油五班的特色发明。其实就是在盘根盒里的最上面和最下面各放入一片石墨盘根,中间则全是聚乙烯盘根,感觉很像夹了火腿鸡蛋的三明治,因此该班员工都喜欢这样称呼这种盘根。

“先放‘三明治’试试吧,到时候看下效果……咱们现在也是摸石头过河啊!”杨建泉想了想,回答道。

陆克明仔细地将原先盘根盒内的石墨盘根一一清扫干净,这是换盘根中很关键的一环——因为只要有一点残渣就可能让新盘根放不平整,从而导致密封不严,一旦开井就容易造成盘根跑油。

当盘根盒压帽落下、压紧,便只剩下最后一道工序——将法兰片固定好,届时,H53036井才算是彻底“搞定”了。

然而这最后一道工序却成了最难啃的骨头。

杨建泉与陆克明先是在法兰片的四个角对着上,然而因为两人用力不能够达到完全均衡,因此螺丝的松紧程度总是不一致,经过不停调整,总是一边缝隙小,一边缝隙大。

终战胜

站在一边的瓦衣提·阿不都热衣木见状,不禁有些着急了:“杨班长,这两边的缝隙看起来相差并不大,用得着这么纠结么?”

“这活儿不能急,否则一旦开井很容易造成刺漏,后果可是不堪设想。”杨建泉用尺子仔细地量着两边法兰片间的距离,解释着,“这样吧,瓦衣提,你和陆克明一起操作,我来指挥。”

“陆克明,你那边上松一点……”

“瓦衣提,你再上紧一点……”

“好,好,差不多了。陆克明再稍微松一点点……”在杨建泉的指挥下,两人一点点地进行着微调。

直到杨建泉收起卷尺,用十分愉悦的语调宣布:“两边距离一样!大家可以收工了!”瓦衣提·阿不都热衣木和陆克明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已临近午饭时间,然而经过了这顿“三明治大餐”,所有人依旧沉浸在胜利的氛围中,对即将尝到的午餐似乎都失去了往日的兴趣与热情。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