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田故事

克石化的直供电之路

作者:杨玲 丁恬甜   时间:2019-04-16   来源:新疆石油报

1月15日下午,当从新疆电力交易中心走出的那一刻,马生光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如期完成了网上注册。此时,离交易中止时间只剩不到20分钟。

马生光难掩兴奋,就连将这一好消息电话告知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生产运行处主管领导的时候,他还像个孩子似的,抑制不住地原地蹦了几下。

直到今天,说起当天发生在新疆电力交易中心争分夺秒上传用户注册信息的场景,马生光依然声音亢奋,犹如春风拂面。

因为这一“规定动作”的完成,意味着克石化作为电力用户,加入新疆电力直供。按照今年签订的90%的外供电合同,这将直接为克石化实现用电成本挖潜2300多万元。

这条路走得多难,只有参与其中的人最清楚。

现实矛盾

2015年,作为国家的一项扶持政策,新疆电力交易中心实行发电企业与用电企业直接交易,实行直供,并于当年开始试点运行。

直供,意味着用电企业将以市场价的供电价格,享受这一政府红利。

每度电即使是减少几分几厘,对克石化一年消耗近6亿度电的用电基数大户来说,都是一笔相当可观的电耗成本费用。

可橄榄枝伸来,克拉玛依市的用电企业却无法衔到。

因为电网管理模式的不统一,国网新疆电网公司和克拉玛依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没有直接隶属关系。

即使克石化公司在硬件条件上全部具备——安全、环保、质量没有发生任何一起事故事件——也无法享受到这一政策。

可现实的情况又是新疆发电装机容量的过剩。

艰难调和

矛盾无法统一,却可以调和。

连续四年,在克拉玛依市政府、克拉玛依市经信委及克石化领导的不懈努力下,每年该公司都成功成为国网新疆电网公司直供电用户。

“这其中的艰辛与付出,一言难尽。”马生光回忆,新疆电力交易中心从每年年底发布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公告到公示,前后只有十多天的时间,这其间要“跑完”政府主管的质量、安全、环保等多个部门,并完成资料的印章加盖,一个环节都能不少。

公告一年一发,合同一年一签。2019年之前还好,政府带着企业“跑”。今年,形势发生了改变,新疆电力交易实行网上注册,电力用户必须具备有关资质网上注册成功后,方能参加交易。

事实上,在成功完成注册的前一天,克石化还未取得允许网上注册资质的申请信息。当然,原因还是此前提到的电网管理模式的不统一。

不放弃、不抛弃的石油精神,在克石化人身上从未失其本色。

只剩最后的期限了,成不成都要跑这一趟。1月15日,带着厚厚一摞资质及扫描件资料,马生光赶往乌鲁木齐。

终得回报

机会终会垂青努力的人。在去往乌鲁木齐的路上,他收到了一条短信——允许克石化参与2019年电力用户网上注册申请。

忐忑不安化作了奋进的动力。此时距交易关闭不到三小时,所有的工作必须在这个时间段内完成,这直接关系到克石化2019年的降本增效。

时间虽以秒计,可却是有备而战。最终,克石化5.3亿度电的直接供应合同在规定的时间内通过了网上注册。

1月20日,克石化直供电正式进入结算,一年将节约2300多万元电耗成本。

回忆五年来的直供电之路,马生光和他生产运行处的同仁们颇多感慨。从最初2015年,克拉玛依地区有十多家企业单位在并肩努力,2019年,却仅剩克石化在内的两家企业依然没有放弃,坚持走在电力直供这条路上。

今年,克拉玛依电网与新疆电网进行了重组,隶属关系发生了改变。也就是说,克石化将在今后顺理成章地出现在新疆电力交易中心发布的电力用户名单中,直享直供电红利。

努力终会有回报,五年的直供电之路,克石化仅电力成本费用就累计实现挖潜6000多万元。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