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田故事

用“巧劲”干巧活儿

——记采油一厂供汽联合站红浅运行班副班长梁道恩
作者:陈小静   时间:2019-06-25   来源:新疆石油报

梁道恩正在维修闸门。

“梁师傅,你独自更换这么大的气动阀啊?应该找个帮手才对。”

6月4日,在采油一厂供汽联合站红浅运行班的2号水处理间,水处理小班员工看到副班长梁道恩正一个人在拆卸2号水处理3号气动阀,忍不住问道。

“不用,这个气动阀位置低,好换。再说,我干活儿那可是有技巧的,不信,你瞧瞧。”梁道恩头都没抬,信心满满地说。

小班员工凑近一看,果真,十多公斤重的气动阀两端的各8个螺栓已被梁道恩巧妙地拆地各剩一个螺栓,这两个螺栓已被卸松。

“只要我把这两个螺栓一抽掉,阀门就被彻底拆了。”

像变魔术似的,梁道恩话音刚落,就听“噗通”一声,旧阀门稳稳落在了地上。

原来,2号水处理A组的3号气动阀因阀体被腐蚀,且阀杆也有损伤,影响了水处理设备的正常运行,因此必须进行更换。

梁道恩麻利地将旧阀移开,将新的气动阀搬至管线法兰连接处,先穿上一个螺栓,再在另一侧穿一个螺栓,阀体就被架在管线上了。然后,他再左右对称地穿螺栓、加螺帽,一个有份量的大气动阀就被顺利地安装到位了。

爱干更会干

自从2018年,梁道恩被调到红浅运行班后,就担起了水处理设备的检修、保养及各个附件的更换等各项工作,因为他是水处理岗的唯一一名男员工,这些体力活儿、技术活儿就落在了他一人身上。梁道恩总不厌其烦地将设备当作自己的宝贝一样用心呵护。

梁道恩不仅爱本行,还会干本行。

3月中旬,5号水处理即将投入运行时,梁道恩对它又做了全面检查。他发现B组一级进口指针式手动阀在打开该阀门时,需要开好几圈后,阀门才有被打开的反应。他觉得问题就出在阀门的定位螺栓上,于是,他拆下旧螺栓,换了两个螺杆稍长的螺栓上紧后,再开阀门,果真开启就很正常了。对于这个位置相对较高的阀门来说,今后开启就省时多了。

这样的小技巧、小改动,梁道恩在工作中常常是顺手拈来:密闭的管线上开口焊接一个测盐水排污浓度的小短接,能直观的测到再生进盐接近终点时的盐水浓度;将设备取样点从阀体移到管线上,减少了更换气动阀时的繁琐工作程序,提高了更换效率;从废料堆里捡来的纱网钢弹簧,装在设备间门上,便成了自动关门器……

用心且勤快

提起梁道恩,大家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因为他做事不仅细心、用心,还特别勤快。

2月18日,他成功让一个已被大家判为“死刑”、就要进废料堆的旧排污闸门“起死回生”了。

梁道恩“救活”的这个100DN的大闸门,是被拆下来没几天的1号除氧塔封水箱的排污闸门,因其使用年久而关闭不严,影响了封水箱的正常液位,从而影响塔的除氧效果,因此班组将其进行了更换。梁道恩对这个被拆下的旧闸门产生了兴趣,在他眼里,零件也是有生命的,总还能再试试“抢救”,让它们继续发挥作用。现在,他想知道它漏水的原因以及它内部的结构到底有多复杂。

忙完手头的工作,梁道恩拿出工具,拆卸螺帽、螺杆,解体阀门,当他提起阀芯时,发现阀座上积着一层白色硬垢,他瞬间明白了,这层硬垢就是导致阀芯不能和阀座紧密地吻合在一起的“元凶”。

原来,封水箱是露天的,不免有杂物飘落在水面上,当开闸门排水排到尾声时,水面上的轻质杂物就有可能附在阀座上,日积月累,就会生成硬垢。找到了症结,梁道恩立刻用起子清除硬垢。彻底清垢虽然并不容易,但他还是很有耐心地一点一点清理。

然后,他再清理阀杆上的锈渍、抹黄油、放回阀芯、上紧螺帽,之后,他又做了最终的检查工作,只有闸门滴水不漏时,才能证明它的完好性。经过一夜的试漏,闸门最终经住了考验。就这样,一个原本废旧的阀门,又获得了“重生”——这款进口闸门单价在4500元左右,梁道恩又为联合站节约了一笔资金。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